18luck新利网址登录-

台湾绿色媒体说,战争疫情暴露了大陆媒体的缺点——民进党照镜子。。

(原题:诽谤大陆?先照镜子!)核心提示01台湾当局先是发誓要提供足够的口罩,但随后开始限制购买,由一次三个,改为一周两个。最后,他们无法抗拒,但他们必须提供实名制。操作规则更是精彩:根据身份证的尾数,单号可以135人购买,偶数可以246人购买,周日全民购买。看到还有很多人抓不住,最后干脆改口:“别穿了!”02在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出现后,台湾行政长官苏贞昌也禁止口罩出口,并高呼“口罩不应寄往大陆”。

但在澳大利亚发生野火的情况下,台湾当局刚刚捐赠了10万个N95口罩。连日本人都知道“青山同风雨,明月不是两乡”,更别说两岸的血浓于水!难道我们不需要保障大陆同胞的生命健康权吗?可怜-想从你身上多拔些头发来帮助这片土地吗?我不这么做。2003年疫情爆发后,大陆本着密切关注台湾居民健康权益的态度,先后40多次向台湾通报和共享各类疫情信息和技术信息。岛民呢?他一个接一个地唱起了“以疫病求独立”的戏法。他很小心,不把别人放在首位,而且很挑剔。

在病毒被感染之前,他病得很重。自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大陆爆发以来,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花钱。大陆台商和台湾民众也慷慨解囊。但在这关键时刻,岛内一家绿色媒体称,防疫战争“暴露了中国治理模式的缺陷”,并显示大陆对台湾民众的吸引力正在下降。为什么?因为“连最基本的社会人权和健康权都得不到保障,怎么才能吸引台湾民众呢?”?这种无耻的言论不值得反驳。目前,我们共同的祖先说得比做得好。但这是一个机会,可以看到岛上的一些人正在窝藏他们的不幸。

他们太自私了,甚至不允许人们带着面具帮助大陆。他们冷血得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挤不出来。更重要的是,看热闹不怕做大事。借机唱起看大陆衰落的戏剧,公开煽动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感情。这首歌和那首歌是一样的。只是肚子里的那个小九,一旦被翻出来,就很难不被人看不起。让我们看看日本,那里的岛内人士都很“哈”。除了“风和日丽”的真挚仁爱,其媒体评论说,中国通过武汉的应急动员体系,向世界展示了几乎与超级大国并肩作战的动员能力。

航空运输是日本的4倍,铁路运输是日本的90倍,一周建成1000多张病床的高水平医院,人员和物资的快速集中,数千万人的瞬间运动控制,没有一个不向世界展示这个国家的力量。岛上戴有色眼镜的人就不能进行这种基于事实的观察吗?当然不是。毕竟,有些人是“选择性失明”!他们心里怎么会不明白,要控制一种很可能呈指数级爆发成线性增长的病毒,等待转折点尽快到来,有多难。没有对比,没有伤害。谈到这个岛,我们从一些人引以为豪的民主制度下处理这一流行病的混乱和无能中学到了很多。

台湾当局先是誓言口罩供应充足,但随后开始限制购买,由一次三个,改为一周两个。他们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提供实名制。操作规则更是精彩:根据身份证的尾数,单号可以135人购买,偶数可以246人购买,周日全民购买。看到还有很多人抓不住,最后干脆改口:“别穿了!”面对台湾民众的生命健康,执政民众是否等同于孩子在家玩耍?顺便说一下,岛上有些人,带着莫名的优越感,最喜欢谈论人权。首先,让我们看看他们在抗击非洲“流行病”的过程中,鼻子尖眼睛尖的做了些什么:自上而下形成最大共识,把保障人民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尽可能达到收治的目的;提高治疗水平,动员起来医疗资源,尽量降低死亡率;发生的医疗费用在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费用按规定缴纳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补贴。

如果保护生命健康权的力量不是人权,岛内一些人会说什么样的人权?面具会让台湾当局飞起来。自我防疫的无效性显而易见。但有些人是老神,有脸说别人,没有时间控制自己。如果一定要说,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体现了“民主”制度的优越性,这个“人民”是民进党本来的荣誉,这个“主人”是要掌权的,但要管好民生是很难的。很容易坚持双重标准的思维方式,比如在鸡蛋里挑骨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别人的鼻子,骂甚至骂人。但别忘了,在骂人的时候,有四个手指蜷曲着指向自己。

一个接一个,你能看到你看到的东西,你能听到你听到的东西。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出现后,台湾行政长官苏贞昌也冷血禁止口罩出口。他高呼“不应该送面具到大陆”,但在澳大利亚发生野火的情况下,台湾当局刚刚捐赠了10万个N95面具。连日本人都知道“青山同风雨,明月不是两乡”,更别说两岸的血浓于水!难道我们不需要保障大陆同胞的生命健康权吗?可怜-想从你身上多拔些头发来帮助这片土地吗?我不这么做。这还没有结束。

一开始,高调宣布我们将派包机把武汉台湾人带回台湾。然而,当大陆克服一切困难,乘民航班机回国时,台湾当局却咄咄逼人,拒绝接受其他航班。为了进行一些政治行动,无视人民的生命健康权,这也是一个扔罐子、翻脸的问题。这张脸比台南的老城墙厚得多。说到政治运作,司马昭对台湾当局的心是众所周知的。这只是一个在墙角挤一个洞参加世卫组织的机会。不可能承认1992年的共识。台湾愤怒的“外交部长”吴朝勰甚至没有注意到基本的外国礼仪,并责骂谁“你怎么了”。

这,他问自己最合适。世界卫生组织按照国际公认的一个中国原则处理问题。什么是犯罪?疫情爆发后,大陆方面高度关注台湾居民健康权益,先后40多次向台湾通报和共享各类疫情信息和技术信息。岛民呢?他一个接一个地唱起了“以疫病求独立”的戏法。他很小心,不把别人放在首位,而且很挑剔。在病毒被感染之前,他病得很重。面对病毒,谈人权、维护生命健康权、打枪战、耍小动作、耍小聪明,最终还是要依靠事实,都是徒劳的。在这方面,台商、台湾学生和在大陆的台商企业用脚投票最有发言权。

这几天,我们不仅看到了急需同胞的台湾人民的善良,也看到了大陆对台湾同胞和企业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事实一再证明,双方是命运共同体。这一事实不会因为岛内一些政客的黑心,也不会因为一些绿色媒体的毒舌而改变。台湾以“台北”的名义参加世界卫生组织论坛?针对台湾参与世卫组织技术活动,外交部必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经中方同意,通过协商作出安排。根据中国与世卫组织达成的安排,中国已通知世卫组织,同意允许台湾医疗卫生专家以自己的名义参加论坛。

湖北省新发冠状病毒肺炎确诊4823例,上海市新发疾病116例,新发冠状病毒肺炎确诊3例,重庆市新发冠状病毒肺炎确诊318例,1例新诊断4例,1例报告529例。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NBJ11143。。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